| 2022-09-28 周三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河北省林业和草原局
Forestry and Grassland Bureau of Hebei Province
湿地保护

您当前的位置 > 首页 > 湿地保护

新西兰驻华大使赞赏南堡湿地候鸟保护

作者:余跃 | 文章来源:中国绿色时报 | 发表时间:2017-05-23 | 点击率:4501
保护视力色:
   5月5日,新西兰驻华大使麦康年一行6人,赴河北省曹妃甸南堡湿地考察红腹滨鹬及候鸟迁徙栖息地。新方对河北省坚持自然保护与经济发展并重、为野生鸟类留足生存空间的做法给予肯定。麦康年随后以中文撰文抒发感想。
  “5月5日,我来到渤海湾观看从新西兰飞来的候鸟。候鸟的种类很多,其中一种是红腹滨鹬。每到南半球的夏季,在新西兰的一些地方都可以见到红腹滨鹬,如泰晤士河口、马努考和凯帕拉。3月份左右,当南半球秋分来临时,它们便会一批批离开新西兰,不间断地飞行7天7夜,不吃不喝,来到渤海湾的滦南湿地。在这里栖息两三周后,它们会再次起飞,飞到西伯利亚进行繁殖。到了9月份,这些鸟会和它们的新生幼鸟一起飞回新西兰。这些候鸟很聪明,它们从不在任何一个地方过冬。它们穿越国界不需要申请签证,也不需要买往返机票!但实际上,候鸟迁徙是大自然的一个奇迹。我们对此的了解早已超过我们的祖先,但仍有很多未知的领域有待我们去发现。
  “从北京到滦南的车程约为3小时。一下高速,我和一起去渤海湾的同事们就受到了中国各级政府领导的欢迎。观看候鸟的中方参与者中有一位是国家林业局前副局长陈凤学。去年,他任职期间曾代表中国与新西兰资源保护部首席执行官Lou Sanson签订了有关促进迁徙水鸟及其栖息地保护合作的安排。与我一同去渤海湾的还有新西兰候鸟专家Adrian Riegen及其夫人。
  “看鸟时的环境有点像我的家乡惠灵顿,风刮得很大。鸟儿们一边在滩涂上寻找东西吃,一边飞来飞去。这里的候鸟很多,我们必须用望远镜才看得清。但我知道,近几天从新西兰飞越太平洋来到渤海湾的红腹滨鹬就在它们之中。
  “这些鸟是新西兰与中国之间很特别的一座桥梁。它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,是世界的公民,是世界的遗产。据新西兰毛利人的传说,鸟儿与人类来自同一个地方。
  “新西兰和中国都知道,经济发展和自然环境保护是两件事,但两者都至关重要。无论在中国或在新西兰,我们必须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。
  “我们希望子孙后代都能感受到候鸟迁徙这一壮举所带来的震撼。为了实现这个梦想,我们要携手共进,共同保护湿地、保护候鸟。”
   曹妃甸南堡湿地是东亚-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最重要的水鸟迁徙停歇地之一,每年有35万只候鸟迁徙途经这里,其中来自新西兰的红腹滨鹬深受新方民众与鸟类保护工作者重视。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长陈凤学,国家林业局国际合作司、保护司,河北省林业厅、唐山市代表陪同考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