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山坡上的油菜花

文/王新智

 

记得刘禹锡《再游玄都观》诗云“百亩庭中半是苔,桃花净尽菜花开。”可在我的家乡,桃花开得正艳丽的时候,一场春雨,就会让绿油油的油菜地一夜之间开出金黄色的花朵。烟雨朦胧,斜风细雨,油菜花急着沐浴春天的甘霖,急于尽情享受春天给予的馈赠,便在田野里漫出一片金黄,绿波翻滚,金涛涌动,分外耀眼,比桃花还要夺目。

你看,雨过天晴,明媚的春光里,山坡上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,舒展着动人的情愫,在微风中呢喃,在阳光下舞蹈,把热情奔放摇曳成金色的波涛,在绿色的麦田间翻滚,在粉色的桃林中荡漾,一同妆扮出山野妩媚的春色。

漫步山乡,大地流金,田园如画,一幅弥漫着泥土芬芳气息的美丽画卷,在你的面前徐徐展开,与四周连绵起伏、斑斓瑰丽的山峁沟梁自然而又奇妙地融合在一起,怎不令人目眩神迷!

徜徉金黄的海洋,这气势磅礴的油菜花,排山倒海般朝你涌过来,一浪一浪地拍击着你心灵的岸堤,摩挲着你的肺腑,震撼着你的肝胆,馨香四溢,沁人心脾,又怎不叫人流连陶醉!

这就是油菜花的力量,这就是油菜花的魅力。这是一种震撼的美,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“儿童急走追黄蝶,飞入菜花无处寻。”小时候,我都会在春天默默期盼油菜花早日盛开。层层叠叠的油菜花田镶嵌在山梁,铺陈在田野,构成山村一道靓丽的风景。不甘寂寞的蜂蝶,上下翻飞,忙着采花酿蜜,那勤劳的嗡嗡声响,演奏出动听而又惬意的春之声。活泼可爱的孩子们,踏着弯弯曲曲的田间小径,像开心的小蜜蜂欢叫着钻进油菜花丛中,捉迷藏,玩倒立,抓蝴蝶。

昔日追逐嬉戏的欢乐依稀在耳畔回响。那个曾经追黄蝶的顽童,正站在油菜地里,任由思绪飞扬。漫山金黄的花海里,哪只蝶是那朵菜花的思念,哪一缕花香又是那只蝶的依恋呢!

娘最喜爱营务油菜。间苗,锄草,施肥,每一项活计,娘都像在经管自己的孩子,那般精心,那般细致。油菜地里始终有娘辛劳的身影。当油菜花绚丽绽放,娘会在麦田里一边劳作,一边欣赏油菜金色的花朵,远远地看着孩子们嬉闹,看着彩蝶纷飞,看着蜜蜂忙碌。当油菜花落尽,油菜籽成熟,娘和父亲将粗壮的油菜杆砍下来,运回场院里晒干,用连枷捶打,用簸箕筛子去除尘土杂质。晾干后,背着油菜籽到镇上的油坊榨油,娘会将油渣饼收拢回来,和肥料一起施在田地里。曾经贫穷的岁月里,油菜苗是娘给我们盘中的佳肴。上中学时,娘总是将上好的菜籽油装进瓶子里,让我交给学校食堂。娘说:“不能让人家笑话咱的日子,小瞧咱的娃。”

如今,山坡上的油菜花静静地守护着娘,一如她曾经在田野里一心一意心地守护油菜花。油菜花,孕育在秋雨绵绵的大地,沐着凛冽的寒风成长,饮着冰冷的霜雪强壮,安静而顽强地奏响一曲生命的旋律,把芬芳献给春天,把果实留给四季。

油菜花,比不上牡丹花富贵,也没有玫瑰花典雅,就连桃花的妩媚她也望尘莫及。她自然清纯,安静甜美,默默地装扮着山村的春天,如同质朴的娘。

山村因油菜花而美丽,油菜花因饱含母爱而成为铭刻在我心中永远瑰丽的风景。每当春暖花开,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山坡上的油菜花,想起遥远的故乡,想起无忧无虑的童年,想起在金色田野里辛勤劳作的母亲。恍若间,一缕熟悉的、醉人的油菜花香扑鼻而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