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.美文

诗词.美文
今天,我站岗
文章来源:刘晓兰 | 作者:刘晓兰 | 发表时间:2020-05-08 | 点击率:433

五一当天,塞罕坝出现了今年最早的晴热天气,我站在去往围场县城主路上开始了一天的防火巡护。

清晨,鸟儿啁啾,从洒满阳光的松林里传来,挺立的树木的影子映照在还没来得及复青的草丛上,路旁的彩色护林防火旗阵迎风招展。在来回踱步中,我仔细找寻着属于坝上的春天,枝头上刚刚露出松叶的小小芽孢,地上只是星星点点的绿色,失望之时我却发现了枯草里最早的花----迎春花(坝上俗称老婆子花)绽放了!一朵、两朵,三朵……我居然数到了10朵。开的,饱满圆润,没开的,是圆圆的花苞,它们带着露珠,离地一寸,晨光下,摇头晃脑,紫色的花瓣,金黄的花蕊,那么让人欣喜,我不禁自己笑出声来。春天来了,夏天也不远了,塞罕坝最美的季节就是眼前了!

清晨的寂静是短暂的,一会儿功夫就热闹起来:橘红色的防扑火车队穿梭在大路上,护林防火宣传车循环播放着,过往的车流多起来,他们当中,有检查督导的,有护林巡护的,也有运输建筑材料的。我举着黄底红字的“防火”警旗忙不迭的向塞罕林场方向驶来的车辆举旗示警,他们也会回应我一声车笛声,也好像回应塞罕坝:所有进山入林人员都知道了----“防火第一,安全第一!”

日头转过中午,清晨的欢喜已变成时间的难熬,早晨不知抹了多少层的防晒霜早已不知去向,身上腻歪歪的汗水根本没有退去的意思,口渴、犯困、无聊,从肉体到精神的煎熬让人无法忍受了!多想席地而坐闭眼休息,或是躲进车子里睡一会儿。我强支撑着,一个声音,像是从万亩林涛中传来,亦或是心中也可能是脑海里传来:“你只站岗一天!只有一天!你坐着车来到站岗地方,难不成还想要溜号吗?”是啊,我不能坐下,更不能偷懒!一种敬畏支撑着我来来回回地踱步,想一想吧,1962年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年轻队伍挺进“飞鸟无栖树”的荒原,那需要怎样的勇气和坚毅!那建场初期面对连续两年造林失败而永不放弃的坚毅目光,那1964年春马蹄坑大会战坚决不能输的号角,那1977年雨淞灾害20万亩树木一夜之间被压弯压折而开展起来的生产自救的集结号,还有建场以来没有发生火灾的骄人成绩,更有“地球卫士”上的闪耀的荣光和辉煌……我的父辈们啊!他们用奋斗的青春和血汗凝结出红色的塞罕坝精神,三代人用差不多一个甲子的时光演绎着绿色的塞罕坝故事……58年来“沙地变林海”的一幕幕就像电影般回放,这是一种对森林的敬畏,这种敬畏敲打着我的灵魂,催我清醒!值好班、站好岗,守好一段路,是我现在此刻的责任和义务,不允许打一丁点儿折扣!

在这个五一,这样站道边,守路口的不止我一个。全场不低于的50%机关工作人员下沉充实到基层一线,从早上五点半到晚上七点,大家百米间隔,站在主公路沿线,走进入山路口,把住旅游景区景点门口,劝返采风摄影和采挖野菜人员。这一天,塞罕坝用每个人的努力,制造了最大的护林防火预警监测阵势,织密了最强的防控网络,大家像守护生命一样守护森林,像爱惜眼睛一样爱护着塞罕坝家园!

李大钊说:“我觉得人生求乐的方法,最好莫过于劳动。一切乐境,都可由劳动得来;一切苦境,都可由劳动解脱。”

是的,今日就是劳动节!浑善达克沙地南缘之上塞罕坝所拥有的112万亩森林中的一棵棵直立的苍松就是最好的见证!

你做三四月的事,八九月自有答案。四月漫天飞雪的那个上午,塞罕坝工作会议召开,那是拉开秋天收获的序曲。五一防火专项行动,是措施落地,是精神生根,继而会是开花和结果。再过两年,塞罕坝林场就满60周岁。一个甲子的变迁,塞罕坝人定会握紧绿色长跑的接力棒,跑出时代赋予的该有的模样!

盼望着,盼望着,从满眼的鹅黄到葱绿,再到漫山遍野绿波荡漾,时日不会太远,春天里的全新的塞罕坝精神将会带着塞罕坝人奏响最美华章!